菜单

胡锡进:香港乱象与大陆应对的思考

2019年11月16日 - 未分类

作者:胡锡进

来源:微博

按:很多人留言让我写写香港,这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因为这个题材的尺度是非常严的,如果我来写,我没信心在尺度允许的范围内写一篇让人满意的文章。

但是,我可以换一个方式给大家提供一些理性的思路。所以,我挑选了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几篇微博文章发给大家参考。

怎么说呢?对于胡总文章的大部分观点我是比较赞同的,从某种意义上它代表着上层的一种冷静的思路。

北京为什么不出手

《环球时报》总编 胡锡进 7 月 22 日 17:09 微博

香港乱了,警察的权威受到严重挑战,特区政府履职面临严重困难。这种时候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了北京。

大家愿意北京强力出手吗,比如下令驻港部队上街维持秩序?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老胡是非常不愿意。为什么?

香港与内地 ” 一国两制 “,香港实行与内地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中央政府和内地社会实际上缺少直接治理香港社会的一些关键资源。”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 ” 至少是现阶段减少香港事务麻烦的最好办法。

有人说不行就一国一制吧,但那将是香港社会的一场革命,它面临的代价和风险比实行一国两制我们当前遇到的麻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一旦解放军主导香港局势,把暴徒们都压下去了,接下来怎么办?香港的制度下缺少巩固解放军干预成果的配合性力量和机制,又不能在香港每个地方成立一个党委,搞街道办。

那些激进反对派有充分的余地抵制解放军的介入,开展抹黑、扰乱,西方国家更是会开展集体攻击,这一切意味着巨大的政治成本,以及局势走向的严重不确定性。

如果解放军出手帮着稳定局势,香港将在治安上得利,但香港的舆论肯定不会买账,而且会得了便宜卖乖,一边享受恢复秩序的好处,一边指责北京破坏 ” 一国两制 “。

这完全是一单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使不得啊。

北京在现阶段能做的,我认为就是支持特区政府,给它依法履职提供中央政府能够给予的全部帮助。尤其是在信心上帮助特区政府兜底,也给爱国力量的信心兜底,告诉他们无论极端反对派多么嚣张都不用怕,内地社会和中央都在呢,反对派最终翻不了天。

现在的最大问题是香港警察不管用了,在政治大于法治的新环境下,用争所谓 ” 民主 ” 冒充 ” 政治正确 ” 的暴徒比警察还强势。

要鼓励香港警察,让他们敢于执法,不惧那些暴徒的威胁。只要香港警察的胆子大了,真正硬起来,那些暴徒就会立刻怂下去。

他们其实是乌合之众,警察软他们就硬,警察硬了他们就软。

如果香港舆论就是存在严重问题,很多人苏醒不过来,就是觉得暴力示威者在帮他们 ” 争取权利 “,继续不配合特区政府和警方重建秩序,那就是香港的命了。

我们就应允许香港继续乱一阵子,反正 ” 一国两制 ” 对内地社会同样起了保护作用,香港再乱,国土丢不了。

直到香港真的乱得金融中心地位不保了,经济和民生越来越差,挨着它的深圳和广东越来越繁荣,物极必反的规律总是要在香港上演的。

内地社会需要的是耐心。

我认为,除非发生了以下情况,内地社会就不必动某种强力干预的念头。

一是香港出现对爱国力量的大清洗,导致他们在香港过不下去了,需要向内地逃难了,香港 ” 倒向 ” 美国,真要变成美方遏制中国的桥头堡了。

二是香港因为严重政治动荡出现人道主义灾难,比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规模仇杀,城市陷入完全无政府状态,出现传统意义上的民不聊生。

三是极端分子搞起武装暴乱,香港警察打不过他们,极端分子控制香港的中枢机构,接近事实上建立政权。

当然可能还有其他情况,总之是香港出现了极端性的和根本性的事变,北京才有必要采取断然行动。

在此,我要特别告诉网友们,基本法的规定是驻港部队不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只有在极端情况下,应特区政府的要求才能够上街 ” 维持秩序 “。

老胡的上述分析并非紧扣基本法的法理分析,而是将我们的各种考虑和现实做一次大胆的对接,分析利弊。

港人治港,意味着香港社会必须对这座城市的繁荣和稳定承担起责任。

驻港部队是国家主权的象征,不能把他们当成香港治安的救火队来作思考。

无论在香港,还是内地社会,这一点都需十分清楚。

一国两制的背后

《环球时报》总编 胡锡进 7 月 26 日 10:25 微博

香港发生的事,尤其是暴徒冲击中联办,公然污损国徽,很让国人气愤。

很多人想不通,中国内地这么多人,这么多媒体,还有包括驻港部队在内的强大国家机器,怎么就收拾不了那一小撮暴徒?怎么就树不起香港的正气?还是我们力量下得不够呗。

老胡想对大家说:这就是一国两制。

它像一堵墙把高度自治的香港圈了起来,中国内地的大部分声音和大部分意见被这堵墙极大地过滤了,渗过去的少部分都被折射了,失去了我们希望能够影响当地的大部分力量。

有人说,那这是一国两制错了,应该取消这一制度,改为一国一制。

老胡认为,我们需要洞悉一国两制制度安排背后的历史因缘和国家理由,这会帮助我们大家进一步了解香港事态的复杂性,在爱国的同时保持冷静。

当年确定一国两制,总的来看是实事求是的选择。

香港上世纪 80 年代很繁荣,把内地落下一大截。我们没有直接管理香港的政治和经济资源,如果把它内地化,导致香港的资本纷纷外逃,既不符合国家利益和现代化需要,也让港人难以接受。

所以在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时施行一国两制,应当说是唯一选择。邓小平当时强调实事求是,我想就是这个道理。

老胡非法律专家,但从政治角度看,我认为基本法有两大考虑。

一是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这最符合包括香港市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利益。

二是确保港人治港与国家利益保持大的协调,防止出现一个与中央政府对抗的香港政府和立法会,防止香港成为颠覆国家的基地。

大家知道,有一帮人街头闹事是一回事,如果特首和整个立法会带头反中央政府,完全是另一回事。

这两点合在一起,就是一国两制原则。

香港反对派要绝对意义上的双普选,最终指向的就是香港地方政府率领民众对抗国家的宪制危机,那是必须要从根本上杜绝的。

占中那一轮交手,反对派就是要把一国两制中的 ” 一国 ” 最小化,但他们与中央对抗,那不是鸡蛋往石头上撞吗?所以他们失败的毫无悬念。

这一次暴徒和极端反对派干的勾当是瘫痪特区政府和警察力量,把香港搞成无政府主义。

他们现在的五个要求中,最后一个要求是 ” 双普选 “,但他们很清楚这条要求挂在那,就像放了个屁一样。

他们现在真正闹的还是瘫痪特区的权力机构,让他们在街头的行动成为香港实际政治权力的来源,形成一种由外国操控、本土派把持的 ” 影子管治权 “。

但这样的香港变成臭港将是确定无疑的。

香港变得越来越暴力了,尤其是对讲普通话的内地人来说。一个媒体老总昨天对我说,他很担心自己记者的安全。我说可不是吗,我也很担心环球时报在那里记者的安全,一个劲儿的嘱咐他们。

我怎么有一种他们是在当年动荡中的萨拉热窝和开罗的感觉。

内地游客还在往香港去吗?我真得对他们说一声,要去一定要小心点,少往热闹的地方乱跑。

不过我仍然认为香港如今的乱,绝大部分仍是特区政府和警察机构应该管的事。它们瘫痪了,不作为了,或者作为了也不管用,暴徒们必然会无法无天。

但我要指出,香港这种乱法乱不到内地,极端反对派休想用这种乱要挟中央。他们让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看尽热闹,但最后乱的是香港社会自己。

设想一下,香港如果从此就这么无政府主义下去,用不了几年,香港就会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旅游也会瘫痪,法治权威荡然无存,营商环境一落千丈,所有核心竞争力与优势成为泡影。

中国的面子会不好看,但不好看就不好看吧,哪个国家的面子能永远好看?到了重要关头,政治选择的永远是里子,而不是面子。

香港社会自己必须承担起高度自治的第一责任,那就是维护该社会的基本稳定。法治是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政治稳定则是它的核心利益,如果这两条香港都不要了,那是它要自杀。

如果我们不出手,香港会接着乱一阵;我们出手,要受 ” 破坏一国两制 ” 的指责,而且迈出了这第一步,将有第二步第三步很难跟上的困境。

两难相权,我作为内地的一个媒体人,主张宁愿选第一个。

因为香港继续乱一阵,早晚会唤醒它的大部分人,他们会最终明白,无政府主义乱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家园,那些搞乱香港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只要大部分人支持,特区政府和警察就会立即强起来。

所以说,根本不是国家没有做到位,也不是当年的政治安排搞错了。香港一些人觉得,两制地还不够,只有 ” 争民主 ” 是他们需要做的,维护香港秩序不是他们的责任,他们大错特错了。

真正的一国两制和真正的高度自治就在他们身边,而且真正的已经到了国家有无数手段可以制止香港骚乱但却很难使用它们的地步。

如果香港社会作为整体就是想不明白这一点,就是要在一个高度自治的社会里瘫痪政府和警察力量,就是听不进去内地的善意相劝,并且认为与他们血浓于水的内地社会最对不起他们,最想让他们坏,而那些巴不得香港乱、希望以此牵制北京的西方政府跟他们最亲,要一条道走到黑,那真的就是他们的命了。

我认为我们应该做的是:1、继续劝他们。2、心疼地看着香港社会变乱变穷。3、耐心等待他们跌大跤后觉醒。

香港年轻人的问题

《环球时报》总编 胡锡进 7 月 26 日 21:04 微博

香港的极端示威者越闹越厉害,示威群体之前还主动要求各国外交机构发赴港旅游安全警示,欧洲多国前两天纷纷发了赴港旅游警示,新加坡外交部今天也发了。

香港看来真有帮人想毁掉这座城市。

那些人一定深信,搞乱香港会给国家制造巨大麻烦,但那些傻小子们不懂最关键的一点,” 一国两制 ” 可保证不了香港必须好,其实它也给了香港 ” 破罐子破摔 ” 的选择权。

高度自治有可能搞出一个好的香港,但也有可能把香港搞乱了,国家都不能像管理内地城市一样干预香港的事务。

关于这一点,很多人都是逐渐看明白的,香港社会作为整体必须拥有这一关键的集体悟性。

老胡今天要批评批评香港的大学,因为它们的学生在这轮骚乱中扮演了主力。

反修例,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是新《逃犯条例》已经死亡,再接着闹,而且一些老师鼓励学生闹,对暴力活动不加指责,彻底瘫痪港府和警察,这要在政治上多么糊涂才能做得出来。

我要说,香港那些大学至少在政治上相当糊涂,他们的整体洞察力不及格,充满了愤青级别的情绪。

那里有一些影响了学生们的老师自己就一脑子浆糊,他们的学生正在摧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骚乱潮中打头阵,显然有他们的责任。

舆论普遍认为,香港的骚乱延续至今,深层原因是经济不景气,年轻人的工作生活面临沉重压力,前途黯淡。

这也是当前世界性的问题,比如,大城市的年轻人买房困难,就是极其普遍的困扰。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答案在经济结构调整中,在切实有效的民生政策构建中。但是香港这些学生却驴唇不对马嘴地闹起 ” 民主 ” 来,仿佛反对派主张的绝对 ” 双普选 ” 就能把好工作和房子给他们变出来。

这是多幼稚的一群孩子啊。香港的大学把年轻人教育成这样,不能不说是它们的耻辱。

一个世纪以前,中国极度落后,大部分国人都是文盲,青年学生是最有视野的群体之一。

但是今天,教育已经很普及,青年学生与那些既受过良好教育又有走南闯北阅历的壮年人相比,思想格局就往往居于下风了。

现在的很多社会里,青年学生为主体的政治运动都很难具有先进性,而往往成为社会普通情绪与政治诉求混乱的嫁接组合,青年学生很容易被政治反对派当成街头暴徒加以利用。

暴乱现场,参与者多为香港年轻人

香港的这一波示威一开始目标很明确,好歹有清晰的逻辑。而现在它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发泄,像是在众人面前狠抽自己的嘴巴,还要拿刀剁自己的手指,用种种自残来制造威胁。

他们到底要达到什么目标呢?老胡真心看不懂。

瞧瞧 ” 民阵 ” 提的那五条,总结起来就是要剥夺特区政府和警察的所有权威,以后街头示威成为香港权力的最高来源,只要示威是 ” 为了民主 “,搞暴力必须免责。

大家说,这样的香港还有人敢待吗?真要成乌克兰啊?

一定有人真在琢磨通过此番闹事让香港脱离中央的最高管制,把高度自治搞成事实上的 ” 独立 “。但他们就是疯了,台湾想搞成 ” 独立 “,大陆会不惜用战争粉碎它,香港连电和水都要靠内地,它有什么资本脱离中央的管制!

香港示威群体的这一番闹事注定是瞎折腾,就相当于一个人在家里发怒,大吼大叫,摔盘子砸碗。他们现在可以停下来,也可以继续推倒书柜,砸电视和吊灯,但他们最终还要在这个家里过,无论砸什么都首先是他们自己的损失。

香港示威的暴力化和对政府、警察权威的沉重打击已经酿成了部分难以消除的后果,香港各项竞争力的指标都会因此往下掉,而这一切只能由香港年轻人未来福利的某种损失来集体埋单。

老胡很同情他们,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我更想指责没把他们往正道上指的某些香港大学的老师们。

ps:后台有很多人问怎么和解局君联系交流,解局君的个人微信号:jiejujingji,商务合作请联系jiejucaijing001,欢迎大家来和解局君沟通、交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